Sunshine girl

心在哪里,家就在哪里 ——读《我们仨》有感

Mr.Right:


一个寻寻觅觅的万里长梦,一个单纯温馨的学者家庭,相守相助,相聚相失。

——题记

在轻轻的音乐声中,两个晚上的时间读完了杨绛先生2003年为怀念终生伴侣钱钟书以及爱女钱媛而写的《我们仨》。没有一个华丽的词藻,没有一句晦涩的句子,杨先生用多见朴素偶发俏皮、多带空灵偶尔凝重、多藏细腻偶得大气的笔触,写出一个学者家庭的单纯和温馨。

绛红色的“我们仨”三个作者的手书大字横亘在书皮的中间偏右下部。上面是灰白色的两排,象是写在土墙上的粉笔字,不很起眼。第一排写着“Mom”“ Pop”,第二排正中是“圆○”,显出是Mom和Pop的爱女。封底上印着:  

“一个寻寻觅觅的万里长梦一个单纯温馨的学者家庭相守相助,相聚相失 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 。——杨绛”

泛黄的封面起了毛边,更是给人带来一种历史的凝重感,但同时,也带来了雅致、自然之风韵。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不妨抽出些时间,看看这一本需要慢慢咀嚼的书。

它不仅仅是一本回忆录,更可以说是一本充满着人间一幕幕悲欢离合的剧本。角色都是如此鲜活,即使化作了文字还是如此活灵活现,仿佛就发生在身边似的;我们便好如从窗户纸的孔隙中,悄悄窥视着一户书香门第内,一天天发生的不同故事。即使主角中已有人遽归道山,尽管这故事并不惊心动魄,我们只是在这生活的平凡记录中感知一切,那些我们不可能经历的故事。 

在怀念往日的生活,杨先生的笔触总是平缓的,温暖而洋溢着淡然的味道,像秋天的落叶,像冬日的阳光,那样平静而柔和,即使如“文化大革命” 那段岁月,那段扭曲了人的心灵的岁月,在杨绛先生的笔下,只不过对生活变化的一种适应。对于“文革”的态度,作者小心的绕过去了,让我都怀疑钱钟书先生在文革中的待遇是不是如别的知识分子一样命运多粲?

书中没有让人悲痛欲绝的词句,没有让人撕心裂肺的呼喊,然而处处洋溢着思念,对丈夫、对女儿的思念。如今,我们仨只剩下杨绛女士形影孤零,阴阳相隔,但是活在回忆中,也是如此地甜美。那种经过岁月沧桑的洗礼,一种大爱无言,荣辱不惊的情怀也许是支撑着杨绛先生的精神力量吧。

几十年的风雨路程,他们相濡以沫,特别是钱瑗先去后,对于杨绛女士这样不喑厨事,专做学问的人来说,他们的生活起居更是简单、不容易了。所有经历过的悲欢离合,大起大落,在作者眼里是一种淡定自然,如鱼在水,冷暖自知了。在读者那里却常常禁不住感慨万千、长叹不已……

记住一切你曾经拥有的,珍惜一切你所拥有的,寄希望于你即将拥有的——“吸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把非生命的一切都击溃。以免当我生命终结,我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活过。”

“向死而生”,不错。这本书中充满的不过是生活的片断,对人的思念。然而你可曾在其中听到过一滴怀念的泪水?坚强,在坚强中得到了磨练;希望,因希望世界被赋予以色彩;哲人其萎,所谓增哀思者,乃是为了明天更好地活着、活着,坚强、充满希望地活着。“只有在梦想中,人才能真正自由,从来如此,并将永远如此”?一切终究会改变;改变的代价是高昂的,然而我们必须付出以执著。前人植树后人乘凉,当我们将真心付出,我们的后代必会受益。相比之下,死又算得了什么?在爱因斯坦眼中,不过是不能听莫扎特罢了。成败何足道,看破烟云,就让那一份温情伴随我们走向路途的终点。

书中最后又说:“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作“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 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 路在何方,家在何处?愿杨绛先生在这寻寻觅觅中永远怀着我们仨这份曾经的幸福。家在哪里?家不过是旅程中一个个驿站,旅途的起点和终点。家在哪里?其实世上本没有家;亲情是砖,是瓦,于是便在心里砌出一个家;坚强是房梁,是支柱,于是便在飘摇的风雨中撑起永不塌陷的家。  

在路上,我们不会再迷茫。心在哪里,家,就在哪里。